hao123
首页 > 前世界冠军张尚武卖艺
   www.265hao123.com消息,一个流落街头的卖艺者,瞬间成为“网络红人”。他目前受到的关注度,甚至远超过十年前他登上冠军领奖台的时候。一切改变源于一条微博。14日晚7点多,一位自称“-浪风”的网友发出一条“前世界冠军乞讨”的微博并配有照片,在网上疯狂流传,24小时之内转载已达到一万多次,3天内已经直逼四万次。与此同时,相关报道汹涌而来。      四年前,微博还不流行的时候,张尚武也曾受到过传统媒体的关注。那时候,已经退役的他因在先农坛体育运动技术学校偷窃笔记本电脑、手机等财物被北京警方逮捕,后被判刑四年并实际服刑三年十个月。今年4月,张尚武刚刚出狱。   在多方联系、进行了“蹲点”似的追踪下,记者终于在18日采访到这位曾沦落为阶下囚的“冠军卖艺人”。   也许是熟能生巧,张尚武面对媒体时并未流露过多紧张情绪,说话较有条理。他丝毫不避讳谈起那段牢狱之灾。   他说在狱中也深刻反思过,认识到“不管任何原因、困难,都不是犯罪的理由”。但他总结自己犯罪的原因是:在运动队里长期封闭,“社会经验、自我生存能力都没有,文化知识也匮乏,除了练体操,什么都不会。受教育少,人生观、价值观也朦胧。出去后面临激烈竞争,没有才华,也没有经济收入,饿极了,但没钱吃饭,就去偷”。   他说,当时“两手空空,也年轻,冲动”。   记者在河北体育局查到了2003年底他签字的《河北省退役运动员自主择业协议书》,显示他领取了自主择业补偿金63220元。张尚武承认拿到了这笔钱,但一再声明钱大多用于给爷爷治病,“爷爷有脑血栓,很严重”。2002年1月,张尚武刚拿到金牌不久,一次训练腾空后落地时,他听见“嘣”的一声,当时“心里一凉,知道肯定是跟腱断裂”。他在北医三院做完手术后,2003年回到了省队。“尽管教练安慰我恢复好了还能回国家队,但我心里清楚,这样的大伤,基本上不可能了。”   张尚武脱下袜子,在他左脚踝的正后方,是手术留下的一条粗大的伤疤,“当时缝了40多针”。   他只在省队呆了不到半年就退役了,原因双方各执一词。张尚武称,当时河北体操队人才不多,教练为了出成绩,坚持让他练习全能和超E组的大难度动作“直体两周720旋”。“这个动作我不受伤的时候都很吃力,何况受过伤呢?”由于怕脚就此废掉,张尚武希望练习主要凭借手臂力量的吊环,但“教练和领导毫不退让”,他只好选择退役。   张尚武2001年夺得大运会冠军后,还曾获得3万元奖金。这些钱,到2007年他被捕之前,已基本用光。   无论是国家队还是河北队的教练,都称赞当年张尚武练体操时“绝对是个好苗子”。河北省体操队教练范红斌看过网络上张尚武在街头表演“托马斯全旋”的视频。他说,现在张尚武的有些动作仍毫不逊于一线专业运动员。曾经的队友、后来成为奥运冠军的邢傲伟也表示,大运会时“张尚武拿了两块金牌,实力比我好”。   但跟腱断裂让他一度光明的前景骤然暗淡下来。      张尚武也提出希望省队帮助他以“特招”方式去大学深造,得到的答复是,“要上学就必须听从安排,必须练全能”。有意思的是,2001年张尚武参加大运会的身份已是“北京体育大学学生”。   河北省体育局则出示了材料,材料显示张尚武在队期间曾多次违纪,屡教不改。一位内部人员介绍,当时张尚武的违纪“相当严重”。据介绍,今年6月,河北体操队还给他联系了石家庄市经济开发区的一份工作,但被他拒绝。   他的母亲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,张尚武在国家队时跟社会上的人来往,夜不归宿,还跟人打架,在省队时跟女朋友在外同居。   对这些,张尚武坚决否认。“肯定没有过。”他还说,母亲由于离异、父亲被判刑等情况,受过刺激。   退役之后,张尚武曾干过餐馆服务员、养老院护工等工作,但都没有坚持下来。“因为我的身体情况,干活久了就有比较大反映。比如洗菜、洗碗,一两个小时地蹲着、弯腰,就会脚疼,腰疼,头也会晕。”除了脚伤,他说自己还有长期训练造成的腰肌劳损,颈椎也有问题。   舆论对此有所争议。一位曾当过运动员的网友称:跟腱断裂了,完全不影响正常生活,篮球和足球照样能踢,只是运动能力肯定不如过去。有人举例:双人滑名将赵宏博就是在跟腱断裂修复后,重新复出并与搭档申雪取得了冬奥会的冠军。   张尚武父母离异、父亲长期服刑,他退役后主要跟爷爷奶奶生活,与父母感情淡泊。   有媒体接他父亲17日来京,张父打手机要求见面,并在通话中失声痛哭。据该媒体称,起初张尚武不愿见父亲,但最终在宾馆约谈了半个小时,内容不得而知。   奇怪的是,张尚武坚持否认他跟家人有过任何联系。而据另一媒体报道,张母曾透露,他在迅速蹿红后,打过电话回家让“抓住这次机会”。   目前,媒体对张尚武的报道仍有愈演愈烈之势,他久未在一起生活过的父母、他的叔叔、爷爷,以及第一位在网上披露他情况的“-浪风”,都轮番被挖出成为采访对象。   18日记者同他的谈话,也不断被他的手机铃声打断,有约采访的,有表示提供帮助的。其中,前冬奥会冠军杨扬(微博)所在的“冠军基金”也打电话过来,表示愿意向他提供就业咨询和分析等帮助。采访期间,也不断有其他记者加入进来,包括两家电视台。   在电视媒体的要求下,他对着摄像机镜头在宾馆下面的水泥地上做起了倒立。但一会,他就说自己左手麻,支持不了长时间。他说,手麻也是长期大运动量沉积的伤病,“手掌全是骨刺”。   许多人追问张尚武未来的打算。他也很茫然,表示此前觉得没什么指望了,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关注他,“非常意外,觉得死了的心又活过来了。但因为太突然,这几天采访太多,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,未来做什么,还没时间想,还要慎重考虑”。   张尚武目前有三个希望。一是希望热心人士为他提供一定的经济帮助。“因为我确实目前生活困难。”二是希望尽快治疗爷爷的病。三是希望借此机会,呼吁各省市和广大群众多关心“和我一样的退役运动员”,实实在在为这些弱势群体做一些事情。   张尚武希望,有关体育管理部门能在运动员退役之前,就提前为他们今后的出路考虑。“应该提前为他们规划,然后分情况提前联系就业、上学。这样让他们有个准备,心里踏实。不至于从运动队直接被扔给社会。”   据媒体报道,已有包括河北体育局在内的许多方面要为张尚武捐款和提供帮助,但他本人说,目前联系他的,只有一个公司,还有就是“冠军基金”。    hao123